【行吟新疆】在诗与远方的可可托海等你

发布时间:2021-07-01 14:21:47  浏览数:35808  来源:矿山公园

2020年金秋的一个傍晚,一位穿着时尚的年轻姑娘来到可可托海镇的一个警务站,她告诉值班的民警:我来自遥远的四川成都,到可可托海是为了寻找一个人。民警耐心地告诉她:你要寻找可可托海辖区内的任何一个人,我都会尽力帮你找到。年轻姑娘说:我要寻找的是歌曲《可可托海的牧羊人》的作者王琪,你能帮我找到他吗?民警听后一脸茫然。

成都姑娘在可可托海寻找了一个星期,当她确认王琪并不在可可托海时,神情无奈地自言自语:我就知道他不在可可托海,我就知道这首歌是他在脑子里编造出来的一个故事,可我为什么还要踏遍千山万水来寻找他呢!



一首《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在2020年的下半年成为网红歌曲,成为热搜,成为焦点话题,成为人们争相杜撰牧羊人爱情故事的由头,并且成为2021年央视春晚上为数不多的几首独唱歌曲之一,这着实是歌曲的创作者、演唱者事先都预料不到的事。随着歌曲的走红,过去在内地很少有人知道的可可托海也走进了大众的视野,这的确是《可可托海的牧羊人》这首歌带给北疆阿勒泰的意外惊喜。

 人们不禁要问,可可托海到底在哪里?它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隐藏在历史的尘埃里?甚至有人始终没有弄明白,可可托海到底是不是一片海呢?

 我想说的是,可可托海不光有牧羊人和牧羊人的爱情故事,它还有更为神秘的诗与远方。它不仅有壮丽的额尔齐斯河大峡谷,神奇的钟山景观,更有为共和国两弹一星做出过卓越贡献的三号矿脉,以及在那里奋斗终生甚至奉献后代的矿山英雄们。

 我有幸在可可托海驻足了两个夏天,强烈的紫外线把我的脸庞晒得像那些早已退役的矿山机械一样黝黑铮亮。追根溯源,不只是钟山的壮美吸引了我的目光,也不只是额尔齐斯河上游的清净河水迷醉了我的灵魂,更不只是这里的森林、草原、壮美山川让我流连忘返。让我驻足并且魂牵梦绕的,恰恰是为共和国做出过巨大贡献的三号矿脉,是向世界展示中国人铮铮傲骨的深水电站,是那块小的不能再小的著名的额尔齐斯石,是那座历经沧桑仍然屹立在额尔齐斯河上的老木桥,是那些依然坚守在父辈们流过血淌过汗的工作岗位上的矿二代、矿三代们。


刚到可可托海时,在三号矿脉旁给我们当讲解员的稀有公司经理就是个矿二代。他的讲解朴实无华,饱含深情。言谈中,他把自己对于父辈们的热爱和崇敬,父辈们对于国家的热爱和崇敬,全都表达得淋漓尽致。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三号矿脉从一座高出地面200多米的山峰,变为一个直径250米左右、深入地下140多米、有着13层螺旋状运输车道的巨大矿坑。听完他的讲解,我心潮澎湃,回去后很长一段时间心情都难以平静。从那以后,我在任何场合都会嘱咐我在可可托海见到的每一个人:请记住,这个地方不叫三号矿坑,她不仅仅是一个坑,她曾经与共和国荣辱与共,与国家命脉紧紧相连,她的名字应该叫三号矿脉。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写下了献给可可托海的第一首诗,诗名就叫《三号矿脉》。

三号矿脉

曾经

受尽磨难

经历百年沧桑

几度身世变换

你最终修炼成为

中国有色工业的摇篮

你的名字叫

三号矿脉

曾经

为了偿还

老大哥的债务

你勇敢地背负起

母亲受伤的身躯里

接近一半的重任

你的名字叫

三号矿脉

曾经

共和国

两弹一星的内脏

是从你的体内输出

让中国人的腰杆

在全世界面前挺直

你的名字叫

三号矿脉

曾经

三号矿脉

连着国脉


说来也奇怪,屈指算算,我已经接近三十年没有写诗了。到了可可托海,亲眼看到了矿区曾经的辉煌,接触到了当年的矿山工人和他们的后代,我惊讶于老矿工们对于当年为国家奉献青春甚至生命的无怨无悔,更惊讶于矿二代、矿三代们对于父辈们坚守矿山、爱矿如生命的那份理解、崇敬和由衷颂扬。在可可托海,年轻人说起父辈们的事迹都会如数家珍;在可可托海,最成功的精神传承,就是年轻人能把讲述前辈们的传奇故事,当作一件神圣的事情在真诚歌颂。


作为一个曾经写过诗的人,在这样的环境中,你不想写诗都难。我常给朋友说,如果喀纳斯的柔美适合写散文,那么可可托海的傲骨更加容易激发人的诗歌创作热情。


当然,在我所见到的年轻人中,他们不只是用自己的嘴巴去讲讲父辈们的英雄事迹,他们同样还在用实际行动,继承和延续着父辈们未尽的事业。在地下发电站,我所看到的工作人员都是清一色的年轻人。他们当中有男有女,有汉族也有少数民族。他们居住在老一辈居住过的职工宿舍里,工作在离地面136米以下的深水电站。他们深居大山,远离外界繁华世界。看到他们,我既心疼又欣慰。我想,这些八零后、九零后所坚守的,不仅仅是老一辈留下的这座深水电站,他们更像是在守护前辈们给这中华大地建造的一座精神灯塔。


于是,一首《深水电站》萌生在我的脑海。

深水电站

离地面垂直下降

再下降,直到

地下一百三十六米处

水轮机组轰鸣作响

那份来自普通一兵的贺电

宣誓一般地在墙壁上

把改变历史的那个日子

整整颂扬了五十一年

我不知道

当年写下这份贺电的人

他的年岁有多大

是年过半百,还是正当青年

光从字迹上看

那坚韧的笔锋

分明包含了

悲喜交加的众多字眼

一份自己写给自己的贺电

像护身符一样

伴随着四台水轮机组

照亮牧区和矿山

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

光明从来不曾间断

从此人们永远记得

一九六七年二月五日

那份普通一兵的简短贺电

热烈祝贺,今日发电

当年,像上面那位自己给自己写贺电的普通一兵,在可可托海数不胜数。他们虽然都很普通,但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却都是真正的幕后英雄。韩凤鸣就是其中一位。

 我没有见到过韩凤鸣老人,但韩凤鸣老人的故事却真实地把我感动了。感动我的,不是他为可可托海矿业发展做过了多少贡献,也不是因为他发现了那块举世无双的小小的额尔齐斯石,更不是他把这块自己发现的石头捐献给了可可托海地质陈列馆。如果只是这些,那么在当年建设可可托海的几万英雄里,韩凤鸣只能算是这几万英雄当中的一个。试想,当年的可可托海,到处是会战的海洋,时时都会有英雄涌现。那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

 历史是这样记述这件事情的。韩凤鸣在探矿时偶然发现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通过自己的经验判断,他断定这不是一块一般的石英石。于是,他把这块不大的石头切下一半送到国内权威机构检验,结论是这是一块国内未曾发现过的新矿种。为了得到国际权威机构的认可,于是再把剩下的一半切下一大半送到国际矿物协会鉴定,检测结论最终断定,这块石头确定是世界上新发现的一种矿物种类。经过几次切割送检,最后这块神奇的石头只剩下指甲盖那么大小了。

 按照国际惯例,一种新矿种在发现之后,是可以用发现者的名字命名的。在国际矿物协会签发文件确认这块石头为世界上首次发现的新矿物种之前,韩凤鸣当时完全可以沿袭这个惯例,申请用自己的名字命名这块石头。但他没有。甚至有人提醒过他,他依然没有。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一块稀世之宝,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这比获得任何国际大奖都更加容易流芳百世。但韩凤鸣始终没有这么做。用当时的说法,这个人似乎有点傻。用现在的话讲,这就是一个人的格局和胸怀。


由此,一首《额尔齐斯石》,自然而然地流淌出我的心田。

额尔齐斯石

在博物馆里看到你

你像一块

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

石英石

放在三维画面中看你

你却像一颗

奇妙无比的

蔚蓝色星球

发现你的那个人

本可以按照惯例

用自己的名字

命名石头流芳百世

但他更知道

人的生命

哪能比一条河流

活得更加长久

今天

我凝视着这块

世间仅有的

只有指甲盖大小的

额尔齐斯石

我想在内心轻轻标注

你的另一个名字

自然之子韩凤鸣

在可可托海,处处充满着红色的记忆。这些记忆里,既有和共和国命运紧密相连的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也有儿女情长、家长里短的小事情。往往,大事件中包含着无数个小事情,无数个小事情又托举着轰轰烈烈的大事件。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记忆也会或多或少地褪色甚至消失。就像那些老厂房,那些老宿舍,那些老的专家楼,它们存在着看似很无奈,消失了又着实令人心疼。

 美丽的可可托海盆地,方圆也就四五平方公里,但在它最鼎盛的时期,却居住着四万七千人,比现在阿勒泰地区的任何一个县城的常驻人口都要多。我们现在的每一个县城,规划面积一般都不少于七八平方公里,城区的住宅楼成片开发,高楼林立,城镇人口也就两三万人;而几十年前的可可托海,那时候还不是建制镇,只有一个神秘的代号叫“111”,额尔齐斯河河南是生产区,河北是生活区,生活区的面积最多也就两三平方公里,但却能住下接近五万人口。由此可见,那时人们的居住条件,是何等的艰苦。据老人们讲,当年一家四五口人,能住在一间七八平方米的小房子里,条件已经非常不错了。

 刚到可可托海时,老木桥的旁边有一条风情街,供旅游的人们吃喝玩耍。我原来以为老木桥根本就不存在,这里只是人工打造的一条招揽游客的商业街而已,每次只是匆匆而过,不愿意去凑那份热闹。后来,为了规范旅游市场,风情街被取缔,老木桥才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一天晚饭过后,我沿河而上,才第一次见到人们常说的那座老木桥。驻足桥面,群山被夕阳染上了一片红晕,蓝色的河水从桥下哗哗流淌。一座老木桥,北连老矿山居住区,南接著名的三号矿脉。当年,河北生活,河南生产。河北是坚固的后方,河南是战斗的前线。一座老木桥,见证了无数个发生在可可托海河南河北的大事小情。

 我一个人在老木桥上来回走动,想象着当年木桥上车来人往的繁华景象,内心默默念诵出《老木桥》这首诗来。


老木桥

傍晚

当云朵滑过晴空

额尔齐斯河

像蓝色的幽灵

穿行在

可可托海盆地

昔日的尾矿

在河对岸

堆积如山

站在老木桥前

我怎么也想象不出

当年的可可托海

是何等壮志满怀

作为一个局外人

我只是每次听到

矿后代们对父辈

那如数家珍的述说

从这些述说里

我隐约感觉到

那时的可可托海

河南

是激情燃烧的岁月

河北

是儿女情长的等待

正是这座老木桥

五十多年如一日

连接着河南河北

承载着悠悠往事

我不知道

一座老木桥

还能在这条河上

再坚守多少年

但我坚信

在人的记忆里

有时候

木头比石头

更加坚硬

富蕴县的可可托海矿区,曾经为共和国的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做出过突出贡献,这注定了这片热土从一开始就被注入了满满的红色基因。现在,矿山开采都已关停,开始转向红色旅游开发。可可托海曾经的辉煌,也为红色旅游带来了新的发展生机。有理由相信,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旅游业必然能为可可托海再次创造出当年矿业开发时曾经有过的灿烂明天。

 可可托海不只是有矿山遗迹留下的红色旅游,它同时还拥有风景如画的自然风光。在这里,一草一木都能让人浮想联翩,流连忘返,一山一石都能使人产生美的感受,诗的遐想。你看宝石沟口的那两棵树,它们不同于一个树种,但却彼此紧紧相依,就像一对长相厮守的夫妻,任凭四季轮回,无论风霜雨雪,把自己定格成为大地上的一道迷人景观。而且,随着年岁的增长,它们的旁边慢慢地又生长出一棵小桦树来。当地的人们都开玩笑说,夫妻树的爱情结晶也已经慢慢长大了。

 我看着这对夫妻树,头脑中努力搜寻着关于树的诗句。它们没有曾卓的诗《悬崖边的树》描写的那样孤傲,没有舒婷的诗《致橡树》颂扬的那样高贵,更没有艾青笔下的《树》那样看似彼此兀立而实则根须相连。这两棵树就像生活在阿尔泰大山中的牧羊人夫妻,或者就像牧羊人赶放的两只小绵羊,它们自由,坦荡,随性,热烈。


看着四季轮回依旧不离不弃的两棵树,我默默吟诵出《夫妻树》这首小诗来。

夫妻树

满山遍野的树

像跑出圈的羊群

四处乱窜

唯独你们两个

像热恋中的小绵羊

缠绵在一起

两棵树

一棵云杉,一棵白桦

在可可托海

蓝色的河湾

根深扎在地下

手相挽在云间

无论冬夏,无论雨雪

把相依相偎的身影

站立成一道

恩爱的风景

可可托海虽然没有海,但它却有着一条蔚蓝色的河流,这就是额尔齐斯河。额尔齐斯河发源于富蕴县境内的阿尔泰山南坡,由喀依尔特河和库依尔特河汇合而成。库依尔特河从钟山景区奔腾而出,在可可托海镇穿行而过,一头涌进水面如镜的伊雷木湖。

伊雷木湖看似波平浪静,但从湖面的最初形成到深水电站的建设,这中间却隐藏着鲜为人知的两段往事。

据史料记载,1931年8月11日05时18分47秒,在我国西北边陲新疆东北隅、阿尔泰山南麓的富蕴县境内发生了8级地震,当时北京鹫峰台地震仪记录了这次地震,远离震区12万公里的拉丁美洲圣胡安地震台记录到这次地震的震波持续了两个半小时,地震有感范围达数千公里以外,地表破坏现象极为壮观,集中分布于富蕴县可可托海至青河县二台之间狭长地带,形成长159公里的地震断裂带。在那次大地震中,山体塌方阻碍了库依尔特河河道,成为地震断裂带上最大的断陷盆地,从而形成了最初的伊雷木湖。

 1956年,国家在伊雷木湖的出水口拦河修坝,开始建设装机容量2万千瓦的地下水电站,水电站深藏在地下136米处。1967年2月,可可托海地下水电站开始发电。栏河修坝使得伊雷木湖水位抬高,湖面增大。可以说,今天的伊雷木湖是大自然鬼斧神工和人类战天斗地共同作用的结果。

 我时常徜徉在伊雷木湖岸边,看如镜的湖面倒映远处的山峦,听干打垒的村庄传出鸡鸣犬吠和拖拉机驶向田野的欢快声音。在铁买克乡看伊雷木湖,一派安静祥和的田园风光尽收眼底,你根本想象不到在湖的对岸,曾经发生过当年大地震的惨烈场面和修建地下电站时的艰难情景。


顾智勇油画《伊雷木湖》

《夕阳下的伊雷木湖》这首短诗,就是在这种静谧恬淡的环境下慢慢从心中涌动而出的。


夕阳下的伊雷木湖

夕阳之下

向日葵地花开成片

远处山峦

层层叠叠倒映水面

古老村庄

稀疏升起袅袅炊烟

几匹马儿

啃食青草咀嚼有声

一面湖水

盛不下人心的波澜

 秋天的可可托海五颜六色,色彩斑斓。金黄色的树叶挂满杨树和白桦树的枝头,蔚蓝色的河水绸缎般地在起伏弯曲的河床中穿行,青灰的花岗岩山体为可可托海如画的风景打满底色。在这些巨大的花岗岩山体中,钟山独树一帜,鹤立鸡群。

 作为可可托海世界地质公园的代表性景点,钟山让无数游人顶礼膜拜,流连忘返。一山一巨石,一石一巨钟,一钟一盛景。钟山耸立在群峰之上,额尔齐斯河环绕钟山日夜流淌。这块巨大的钟山,人们早已习惯叫它神钟山了,但唯独我不喜欢这个俗气的名字。面对如此寂寥清净之地,一口巨钟高耸云间,是何等俊秀奇美,让人心旷神怡。我闭目静听,仿佛听到这口巨钟正在向着阿尔泰群山大地传送着绵绵不断的祝福。


一首《梵钟山》,于山地林水之间慢慢滋长。

梵钟山

远看你

我不知道

你是挂在天上

还是立于地上

近看你

我才发现

你紧连着天上

又高耸在地上

你是一座

上天赐给

大地的梵钟

既顶着天

也立着地

通天连地

把祈福的音律

向人间

一声声敲响


来可可托海吧!这里不光有牧羊人和牧羊人的爱情故事,这里更有无尽的诗与远方在等着你。


作者:康剑

 

 

上一篇:老房子·老情怀·老故事

下一篇:天天带你看新疆 探访夏日可可托海


可可托海稀有金属国家矿山公园      地 址:新疆富蕴县可可托海镇建设路9号      联系电话:0906-8782506      传 真:0906-8781526
Copyright © 可可托海稀有金属国家矿山公园 www.xjkeketuoha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新ICP备18000897号
英文域名:www.xjkeketuohai.cn
中文域名: www. 新疆可可托海.cn    www. 新疆可可托海.net    www. 新疆可可托海.中国
手机域名:  新疆可可托海.手机
快速导航